IMG_0396.JPG  

末學大約是12年前在麻豆糖廠欣賞武術表演時知道達尊拳這個傳統武術門派,100年參加台中國武術會時才對這個門派有一點小認識,那時記得是學習入門套路三戰拳。到了101年底才正式進入這個南派傳統武術的範圍,說真的,跟原先接觸的北拳系列或太極拳,完全不同的拳種。

P1080792a.jpg  

傳統的南派武術通常都是醫武合一,縱鶴拳大師林英明在其著作縱鶴拳法中記述其父縱鶴虎尾二高林國仲大師曾對其說的話:「 只要學好縱鶴拳,早上起床,頭髮梳一梳,就有飯吃。」(大致如此,詳細待查),意思是只需學好功夫和醫術,自然有許多人登門求教,生活不成問題。這拳頭與醫術的結合特色是是台灣傳統武館特點,也可能是日後有些師父演化為推拿為業的因素之一。其次台灣傳統武館也與獅藝陣頭有關,所以各武館往往有其代表性的獅頭。

因此當接觸到台中大肚忠義堂趙木冬老師父時,老師父就說他那裡有獅頭、中藥及拳頭可以學。當時因為自己在學習太極拳上,一方面跟一位老師有了心結,另一方面對自己在太極拳上投資了不少時日及金錢,卻幾乎一無所獲,信心全無,正巧好友介紹趙老師父,心想不如改學以前不熟的福建南拳系列,或許也不錯,重要是可以學到一直想學的鐵尺等南派家私,於是開始向趙老師父學習達尊拳。老師常提起中醫整復及弄獅,但個人覺得才疏淺薄,不敢妄想多學,所以對那二部份一直以來不甚關心。

104年底,聽說號稱達尊拳王的王師兄及陰把槍高手的何師兄,準備向趙師父學做黑膏藥(青草膏),當時並不以為意。事後聽聞他們學習的過程,除了佩服他們學習精神之外,還是佩服。後來才知道趙師父授徒收費有分二種,第一種只學拳頭、弄獅、中醫藥理其中一種;其次把三種統包起來收費,王師兄及何師兄學的第二種,個人學則是第一種方式。

趙師父的拳頭、獅頭是向他的師父賴冬慶學習,但這種藥膏是當年是他的結拜兄弟草屯黃城學習的,一共學了三種。1.酸痛消腫膏,即俗稱吊膏,2.過皮膏,3.消瘤萬應膏。

IMG_0446.JPG

105年5月收到武學書館劉康毅社長簽名的大作-琉球武備志一書,裡面也有製作金不換膏的藥方及製程,裡面提到:「此藥數十味切為粗片應制,用蔴油浸藥.....,將油連藥煎到黑色,用蔴布濾去渣,....落黃丹再熬,用柳枝不住手,文武火熬之,滴水成珠,取起用之。」

IMG_0447.JPG

 金不換膏主治是跌打傷,與趙師父的酸痛消腫膏功能相近,主要組合也相近似,只是趙師父的方子藥材種類沒有金不換膏那麼多??

IMG_0448.JPG  

上面是琉球武備志的原始版本,是目前唯一找的到的彩色版琉球武備志,十分珍貴,現由武學書館劉社長收藏。

 而金不換膏的製程都趙老師父平常提到幾乎一模一樣,特別是滴水成珠這一句,每次談製膏總會說到這一句,就讓我對滴水成珠充滿想像空間,如果由琉球武備志記載推測,這種製造流程至今,可能有300年以上的歷史。

IMG_0450.JPG

上面是形意拳大師薛顛在靈空禪師點穴秘訣中的膏藥製法,其中一樣記載滴水成珠,可見這是製法中必要因素之一。

接著陰把槍的何師兄,不時的鼓勵我去接觸這一個陌生的區塊,加上本地的好友熱心的贊助之下,在105年5月下定決定向趙老師父學習這一門技藝。

不過這一項學習馬上引發家庭革命並且讓我陷入財務吃土的危機,一開始某天趙老師一時興起,談到我跟某師兄若想學這一項膏的做法,不用另外收費,但這是王何二位師兄剛跟趙老師父學完製膏後不久的事,到5月已經過了幾個月,老師父應該會忘了這件事。果然在5月以電話向趙老師請教時,他老人家就明確表示,我們要學就得補交學費,就是要補與王何師兄他們學費的差價。過幾天去拜訪老師父時提到補差價的事,價碼卻提高了,因此某師兄就退出不學了,這時有另一位師兄有中醫師身份表示有興趣想趁這個機會與我一起學習這項傳統技藝,一開始很熱絡,後來聽到學費的價碼,很婉轉的表示下半年俗務很多,無法抽出時間學習,最後只留下我,以原來與老師父約好的差價當做學費,同意我一個人學習。

這時正好是家中孩子國中畢業,女王大人策畫要跟小姨子等帶著小孩去日本名古屋一遊,本來是女王希望我能一道去,我也有這個意願,但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學技藝與出去遊覽只能二擇一,經過師兄朋友等開示後,忍痛選擇前者,這就直接引爆女王大人恕火。

費用分析如下:首先是一、補交學費,二、藥材,三、採買器材,四、車費、五、餐飲雜支。這裡最大的支出就是補交學費及藥材,其中藥材中必備就是黑麻油及黃丹了,何王二位師兄在上次製作過程,買了麻油108斤左右,那時麻油一斤是180元,花了二萬多元,時日至今,我到沙鹿買麻油時因104年食用油事件,漲到一斤200元,本地去詢價,居然一斤是280元,後來光麻油部份,就超過一萬元,黃丹一斤約120元,也買了20多斤。藥材部份,是萬應亭藥材最少,量最少,但費用最貴,後來計算成本,萬應膏的成本不計人工費用,約是其他二項的2.5倍,但一帖藥材做出來的量約只有酸痛膏八分之一。

其次是器材,需準備至少三個大鐵鍋子,直徑一尺六,深一尺六,雙提耳加蓋子,備齊了三個鍋子,也花了近萬元,其中要感謝的是何師兄,他為了學藥膏,訂做了三套鍋子及置燃料鍋架,把其中一套廉讓給我,並對我詳加指導,讓我更容易進入學習,十分感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江水月部落格 的頭像
千江水月部落格

千江水月的部落格

千江水月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迦恩
  • 好久不見,學這個要有恆心,希望能再看到續集
  • 是啊,許久不見
    這一篇還沒有寫完啦,不過確定會有績集,因為今天開始學做第二次,會再紀錄上來成為續集。

    千江水月部落格 於 2016/07/23 23:47 回覆

  • 悄悄話
  • Tsai Ht
  • 我想買這種膏藥...我曾經在台中東山路巷子裡的國術館先用好似稀硫酸的液體,破壞皮膚約一公分直徑,做引流孔,再貼膏藥,引出膿稠液。目前身體背後約膏肓處,常會癢癢。想貼引流用膏藥。
  • 謝謝您的留言
    不好意思是我沒有在賣這類亭劑,只是為了興趣及學習,才去學做而已,還不成熟。
    如果您人在台中的話,可以去找小弟的師兄,存義堂何師父。

    千江水月部落格 於 2017/11/21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