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504.JPG  

前些日子正好拜讀師兄服兵役時親身體驗的靈異傳說,不禁想起自己多年前在打狗城服役時所踫到的怪事。

這段經歷事件好像以前曾經在網路上發表過,事隔多年,已經找不到蛛絲馬跡,可能因為網站更換而憑空消失。

話說中壢的入伍訓練結束後,又回到打狗城,一批人包括我被分發到壽山,那時壽山還沒有開放民眾可以自由進出,山下有個單位是出發到澎湖,金門的地點,大都是出發到那裡的新兵集散地,上山之後,只有一條路,在路口有衛兵守衛,進去之後,有不同的部隊在裡面,還有國軍的看守所,我就被分發到其中一個營區,被分配做行政工作。

可能長官覺得我跟另一位同梯在那裡太閒了,不久就把我們2人叫去,說:「山上有個舊營區,目前正做為士官隊的訓練基地,有一批新士官來受訓,為期3個月,正好缺2個排副,你們就去學習學習吧。」當天上午我就被車子載上山到那舊營區。

簡單描述一下個營區的地理位置及分布,這個營區十分舊,原本是屬於海軍陸戰隊管理,但因為人員減少,這時只有一位阿兵哥管理並負責營區的福利社,賣些飲料零食之類,是個爽缺。這營區位置在原分發單位上方,它再上去是特戰隊的基地,每天早上都會看到特戰隊只穿著一件短褲,集體跑下山再跑上來,晚上到 1 0點,還到看到山上燈火通明,摔柔道的撞地聲,在黑夜中聽的一清二楚。再上去有些地方就比較未開發,有次上山還看大樹上站滿了猴子,看著我們。

一進營門左側有一個水池,水池後供著觀音像,水池裡養著一些金魚,那位管理的阿兵哥一段時間就會來洗池溏,換水讓裡面的魚更健康。水池左側是一排軍官房舍,最靠近水池的房間是置物室,放一些雜物。軍官房舍左方就是廚房及福利社,中間隔著是單槓場及沙坑,這一排房子的前面是連集合場,再前方就是一整的士兵房舍,再後面就是懸崖,懸崖下方就是中山大學。

士兵的房舍分為左右二棟,中間走道就是餐廳,左右二棟靠近走道有二個房間,是排長及輔導長房間,左側排長房間再左邊的房間開窗正好對準水池的觀音像,是班長的房間,只要進去房間,就會聞到一股很重中藥味,怎麼清洗都去不掉。我們來時,住在裡面的班長是客家人,姓古,據其他人說,其他幹部是比我們早一週到,古班長來了2天就急病倒去軍醫院掛急診開刀,目前仍住院中。

士兵的房間是大通鋪,跟我之前入伍訓練住的木造營房差不多,所以初到時也不會覺得奇怪,那時只覺得在這山中舊營區真好,空氣好,風景美,更重要的,不是在原來分發那裡,到處一堆校級軍官,最小的我們永遠敬不完的禮,還要面對那位批公文,會在公文上批個大可的大可不必的雞毛中將司令。

我跟同梯是比其他幹部慢來一週左右,一些基本勞動工作及清潔工作差不多都做完了,我們就像少爺兵一樣被送過來見習,再過二三天,受士官訓的阿兵哥陸績來報到,營區就熱鬧起來,而且有不少是認識的同學,或是同年紀,很快就打成一片。晚上大家會把鋁的臉盆裝滿水,放在連結合場,半夜有時會有猴子從懸崖下爬上來偷喝水。

連輔導長是小學老師考上預官,瘦高有點嚴肅,一板一眼,不像我們平時打打鬧鬧,但人還不錯,士官隊長是上尉,個子不高,為人豪爽。

可是這種好日子,沒有多久就開始變調了,首先是每天半夜總有人發高燒,每天都有喔,少則1人,多則2-3人,必須向山下營部調車送海軍醫院急診,還要有管幹陪著一同去醫院就診,吊完點滴退燒後再送回來,那時正好是春天進入夏天時節,大家都認為有時天氣變涼導致。

接著是,俗稱是鬼鬧營,就是半夜可能有阿兵哥發生聲音,接著一個傳一個,最後整個營房大通鋪都有聲音,來回震盪。

再接著來的事,白天操練,時常有人受傷,最嚴重的是我一位同學居然在連集合場跑步時,跌倒踫到下巴,導致整排上下牙齒全部踫壞了,變成沒有牙齒,3個月訓練,都只能另外煮稀飯吃。

廚房也是接連出事情,伙房兵老是被電電到,請營部水電工來檢查漏電好幾次,還是常常發觸電的事情。

日子就這樣過了二三週,古班長從醫院回來了,跟我一起負責伙食採購的事情,我們每天早上4起床,跟看守所及其他營區的阿兵一同坐著學長開的大卡車,到左營採買一天的伙食,回到營區時,大都快上午9點了,買回來的東西就是供當天的午晚餐及隔天的早餐,每天不分晴雨都要出去採買。

有天晚上,我們幾個就坐在觀音像的水池旁的石桌,一面陪著守營門口的衛兵,一面談天,我們問起古班長住院的事,他說之前是一位排長住他住的房間,聞到一股中藥味,睡了一晚,就肚子痛的利害,隔天馬上換房間,換成他住,沒有想到住了二天就因為腸子發炎住院開刀。

到了三更半夜,愈談愈開心,大家就開始聊起一些靈異故事,我也分享了一件入伍前在畢業旅行發生的靈異事件(這篇以前也在BBS寫過,可惜那站突然關站,來不及備份),以及如何化解的過程。後來發現帶本格有補寫了 -畢業旅行回來(maricimuz.pixnet.net/blog/post/314028566)

說著說著,古班長突然說:「我都沒有踫過這種事,如果讓他踫上,一定很好玩。」

大家一聽,馬上跟他說,這種事還是不要踫上的好,做人不要太鐵齒,後來夜深了,大家就去睡了。

結果隔天古班長就出事了。

隔天早上我正好有事,被留在營區,古班長就自個跟著大卡車到左營採買,上午9點左右回營,就不見人影,到了11點,開始準備中午開伙,還是沒見人,由於伙食主要由我跟他監廚,所以我就一個在餐廳裡看來看去。

到了中午快開飯前10分鐘,古班長出現了,臉色蒼白,冒著冷汗,緩步走進餐廳,站在我面前說:「副仔,你說上次踫到那種事時,你是怎麼解決的?」

我一聽就知道不對勁,把他拉到一旁聽他說。

古班長說

我把採買回來的菜肉魚交給廚房之後,想說10點多才會開始煮,到時候我再去看看好了,因為太早起床,就窩進置物室(水池旁的房間),找了張行軍床就躺上去睡了,睡著睡著,做起夢來了,夢見那天是一個月一次的慶生會,慶生會要買平常多的菜及食物,所以要花更多時間準備,所以在夢裡,他就在廚房及餐廳間走來走去檢查菜有沒有做好沒?

廚房興餐廳之間需要經過沙坑及單槓場,他經過時突然發現有2位陌生人站在沙坑上看著他在忙,因為這2人下半身穿褲子,上半身沒有穿衣服而且曬的很黑,古班長從來沒有見過這2人,就走過想問他們是誰?古班長人比較高壯,那2人相對矮許多,古班長低頭看時,這2人目光不友善的回瞪他。

這時,古班長一下子醒過來了,發現整個室內是昏暗,他嚇一跳,以為他睡過頭,睡到下午黃昏,心想中午午餐不知道煮的如何?現在要煮晚餐了,一定要去廚房看看,心裡一想馬上起身,卻發他混身動不了,只有頭,手掌及腳掌可以動,全身躺在床上起不來,而且他還發現有4股看不到力量,分別壓住他的肩及骨盤。

古班長跟我說:「那就像有2人4隻手分別壓著我的肩膀及腰,不讓我起來。」

更可怕的是,他看不到任何人,而且壓住他肩膀的其中力量居然逐漸移到他的喉嚨,再移到下巴,接著居然伸進他張開的口中,古班長說那就像一隻手移到他的口,用手指想伸進他的口中。

古班長的頭是可以動的,他用力一咬牙,憑空好像咬到一根手指一樣,這時他嚇壞了,心想再不逃,接下來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於是他身體拼命扭動,搖動,木製的行軍床倒了,他趕快從地上爬起來,跑到門邊,奪門而逃,跑到連集合場,抬頭一看,日正當中,萬里無雲,四周一片光明。

古班長接著跟我說:「我剛來這營區時,他們說曾在沙坑看到一把燒完香的香腳,那表示沙坑可能出過事啦。」

這時,突然有人冒出一句:「你們不要怪力亂神,胡說八道,動搖軍心士氣哦。」
回頭一看,輔導長不知站在我們旁邊聽我們談多久了。

古班長趕忙上去解釋,但輔導長一點都不想聽他說,就叫我們快進餐廳吃飯,我進餐廳前聽到古班長對輔導長說:「不要太鐵齒啦。」。

接下來當天晚上,輔導長出事了。

當天晚上10半以後,所有管幹幾乎都在軍官房舍的交誼廳看電視,我跟古班長坐比較後面,輔導長早就去士兵房舍中自己房間睡了。我看電視時覺得有人經過連集合場向我這邊走來,回頭一看,居然是輔導長,他默默走進來,獨自坐在我跟古班長後面,嘆了一口氣說:「我又沒有得罪他們,他們幹嘛來找我?」

我跟古班長一聽,馬上回頭看著輔導長問:「他們去找你?」輔導長表情生硬的點點頭,但我們怎麼問,他都不肯說出到底出什麼事?

隔天中午吃過飯,隊長找我去,我一進去,就看到輔導長站在隊長旁邊,隊長開口:「排副,你馬上下山去買四果,香燭金紙回來,下午我帶全體士官隊上下到觀音像前祭拜。」

然後我就騎著剛買不久的二手偉土牌機車下山去採買用品,當天下午,全體官兵集合在水池觀音像前,由隊長帶領祭拜,以後初一十五都是如此。

這一拜了後,當天晚上開始一直到結訓,整個訓順順利利,晚上半夜不再有病號送急診,廚房也很順利,不再有人被電到,也沒有人因為受訓過程受傷。

3個月後結束,我跟同梯回來原營區,那座營區又剩下那位阿兵哥守福利社。

幾個月後,我跟另外一位同梯被人事官分發到澎湖馬公,坐著台澎輪,晃了一整天才到馬公,我又被分去另一個舊營區,住進一棟木造的舊營房,然後又發生另一件靈異事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江水月部落格 的頭像
千江水月部落格

千江水月的部落格

千江水月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shu
  • 我榜首